1月13日,由新建筑杂志社承办,立方设计协办的“Mapping南头古城工作坊专题研讨会”举行。作为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的学堂活动之一,论坛的地点选择在双年展的主展场南头古城。


Mapping工作坊创始人何志森,《新建筑》副主编、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汪原,2017深双展总策展人刘晓都,南沙原创建筑设计工作室创建人刘珩,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副教授李迪华,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主要发起人张宇星,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朱荣远,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庞伟,深圳市雅克兰德设计有限公司首席规划师吴文媛,扉建筑创办人叶敏,立方设计创始人邱慧康,香港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姜斌等一众嘉宾莅临现场,展开对话。

 

现场座无虚席


认真听讲的观众


Mapping工作坊在对南头古城的研究中有许多有趣发现,例如,古城的居民经常穿着拖鞋走来走去;那里最古老的一家糖水铺,同时也是过年滞留城市的异乡人的慰藉所、孩子放学等待的临时驿站;电视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时间节点;窗户象征希望也是囚禁等。借助这些最常见的物品探讨公共与私密、时间与空间、宏观与微观的共生关系。


嘉宾们以此为话题各抒己见,并延伸到建筑学、社会学、教育、哲学乃至方法论的讨论。对话中有一针见血的犀利点评,有英雄所见略同的共鸣,也有正反观点的直面交锋。嘉宾们妙语连珠,思想相互碰撞迸发出智慧的火花,精彩绝伦。

 

对话嘉宾


嘉宾精彩观点

 

@刘晓都

为什么村民不愿意去更大的公共设施空间,而要挤在(廖阿姨)这个杂货店里面,这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作为规划师、建筑师在做城市规划或建设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选择到这样的地方,跟这样的业态和这里的人做一个空间结合,这样更有价值和意义,这个意义已经超越了有用和没用的关系了。

 

 @庞伟

 打破所谓的文理科的桎梏,用一种社会学的方法,用一种人的观念去做设计。

为什么我们老觉得设计师可有可无,当你跟社会的命运,人的命运,尤其是普普通通的人的命运毫无瓜葛的时候,你就是可有可无的人。

 

@朱荣远

入乡随俗可能是规划师、建筑师做的事情,因为我们做的事情都是面向未来的,如果我们采集不到真实的生活,发现不了真实人之间的差异,我们的制度就无法去满足那种异合的可能性,何志森给我们提供的是一套观察社会的方法——从这里开始设计社会的未来。

 

@李迪华

我本人作为一个老师,我认为培养学生的是无用的本领,而不是有用的本领,这是我个人的理念,所以学生无用的本领很显然,不是技能,不是技法,不是画图,更加重要的一定是方法和理论的探讨。

 

@吴文媛

Mapping工作坊从关注一个个体的行为和个体的活动来判断一个空间起到的效果,其实是长期有效的,但是我个人认为Mapping的局限性,就是始终没有办法跟我们现有的规划体制取得联系,这也是简·雅各布没有成功的关键。

 

@张宇星

作为建筑师最核心的目的是从城中村里面发现未来城市的智慧,这个智慧是超越于现在人所使用的任何东西,这个智慧恰恰城中村有。比如城中村就是一个丛林社会,把它放在现代社会中心里面,丛林社会就是生存智慧,这种生存智慧对我们构建未来都市和社会空间的重构很有帮助。

 

@刘珩

建筑师要有跨越的全方位的意识和专业,因为他不仅要有理想主义、有温度、有情怀,最后还要有执行力,要落地,某种意义上讲建筑师的工作就是自上而下的工作。

 

@邱慧康

建筑放在那里,它与跟任何跟它相触碰的人都有意义,为建筑赋予多样性,让建筑拥有生命,这对于建筑师的设计和工作来说,更有意义。

 

“共生”这个主题,从更宽泛的意义上说,可以和后现代主义的城市复杂性、多样性相匹配,这个世界太大了,任何想把世界统一成一种声音的方式都是不正确的,最终的世界是一个多样性的世界。

 

@叶敏

倘若所有的项目不要都是面对政府部门和开发商,而是面对使用者,建筑师回到一个比较原始的状态去做房子,做功能的研究,如何志森说的“回到生活中学习”,自然就深挖出一个解决方案。

 

@姜斌

Mapping数据如果放在一个社会学家、云计算机学家、生物学家那里,他们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数据处理方法?所以下一次Mapping工作坊是不是也可以考虑把别的学科的学生放进来,看看大家一起做事是什么样子的。

 

@汪原

研究猫可能跟我们的设计没有任何关系,但我们可以通过猫的视角去拓展我们看待世界的视角。通过城中村每一个真实的人,我们拓展到对城中村,对深圳,乃至对社会当下的理解,如果我们把它作为规划和设计的立足点和出发点,再来做设计规划的时候可能就不一样了。

 

@何志森

在设计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不应该分不同的等级。

 

(创办Mapping工作坊)是希望那些有才华的,还在孤独地坚持自己的道路的建筑师/老师们看到,他们还有同行者,自己并没有被边缘化。至于能不能改变学生,有没有用,让学生自己来决定。


END